逢旧

平生怕道萧萧句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01

《东走西顾》 

 

「还记得樱花正开 还未懂跟你示爱」

CP:毛利兰X灰原哀

 

四月三十日上午十点钟,风雨大作。

听到第一声雷响灰原哀抬眼看了看窗外灰霾的天,望了好久才不情愿地起身拉上敞着的窗。就在窗扇关闭的一刹雨水却猛然砸了下来,随着窗口越来越小的缝隙灵活旋转,堪堪落上灰原哀的额头,又因为额头的温度过高渐渐蒸发。

她的脚步有些虚浮,错落着的嘈杂声响令她皱起了眉,一阵眩晕感提醒她持续许多天的偏头痛还在继续。

她左手覆着额头找了好久的手机,充上电屏幕才亮起来。日期显示着四月三十号,她还记得上一次看手机是四月五号。

二十五天。毛利兰依旧没有回来。

 

毛利兰是一名刑警。自七年前在东大法律系毕业后就到警视厅工作,因为出色的业绩在三年前成了搜查课课长。

谁都没想到毛利兰在大学中选择了法律专业,更没有人想到毕业后的她不去做律师却做了刑警。而一切的出乎意料又是那么理所应当,灰原哀知道、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为了一个人——一个或许永远不能回来的人。

 

最近一次吵架是因为毛利兰在执行任务中受重伤危及性命,捡回一命后却执意不肯辞去工作。

灰原哀足足在床头守了八天才等到毛利兰睁开眼睛,头上裹着厚厚绷带的女人醒来之后的第一句话不是影视剧中常见的“我在哪里?”或者“我怎么了?”,在未及适应光亮的一片刺目中脱口而出的却是“成田呢”。

灰原哀眼睫微抖差些压不住怒气,攥紧了十指面部才保持了惯常的无表情,平稳的声调回答毛利兰的问话。

“死了。”

褐色头发的女人向来惜字如金,吐出两个字后像恶作剧得逞一般勾起唇角,十分满意地看向病床上因为过于震惊而瞳孔倏然放大的优秀刑警,她失措的神情十分有趣。

“死了……”她只是机械地重复着答案,拼尽性命要保护的人质的死亡令她丧失了全部判断力。

灰原哀拿起探病的警官们送来的苹果从容削好,仔仔细细到苹果皮从头至尾都没有断开,铺散开来像一条蜿蜒的蛇。

像是突然生出了慈悲心肠不愿再折磨她,依旧是太过平静的语气,却不再看毛利兰的眼睛。

“毛利警官,这么好骗是不行的哦。”她微笑起来十分好看,一贯桀骜的吊梢眼角被微微泛起的笑意遮掩的很好,只有毛利兰能看到她无辜面容下的狡黠,她还在继续——“他比你情况要好,就住在你隔壁。”

毛利兰觉得自己的头更疼了。她想要发火却因为对眼前人的恶质太过习惯连声讨控诉也放弃了。最后她只得长出一口气,“还算值得。”而这句话才是这场争吵最初的由头。

“用你的命换一个不相干的人的的命,你觉得值了?”

“那是因为……”

灰原哀不耐烦地打断毛利兰的话,口气有些冲:“别装高尚了行么?毛利兰,别告诉我你对工作忠诚对正义崇拜,最根本的原因是什么你以为我不知道?”

十一年了,毛利兰。你还放不开。

 

看样子是听了这话想起了不愿回忆的往事,毛利兰的脸色开始变得不好,原本平展的眉心低头间皱成突兀的山川形状。还好算得上平静,她抬起头恢复起先的神情,缓慢着语调对灰原哀说,“是,你说得对,没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啊。可是你全都知道的原因其实是——”

毛利兰笑得不甚在意,看了她的笑灰原哀扬起了眉毛,却听她接着说,“原因是,你太感同身受吧。”

是十一年太长了吧,长得让一个曾那样温婉又被称赞宜其室家的姑娘变得犀利言辞,言语不再婉转而是直刺向他人心中最弱的点上。这原本是那个人的专长才对。

灰原哀向来自认口齿还算伶俐,句句一针见血能让那个语言能力堪称天才的侦探也无法反驳,而在过去的这十一年里,她却经常败落。比如说现在。

她总不能说“我是因为陪了你十一年才知道的这么清楚”,所以干脆不辩驳。

灰原哀想刚才的自己是有些激动了。只是看到她缠着绷带的样子就觉得害怕,因为流过血迫近过死亡也感受过他人脉搏逐渐微弱的跳动才这样惊惶。如果她也死了,要让她怎么办才好。

所以她开口了。

 

“不要再做警察了。”

好像是听多了类似的劝诫,毛利兰连眼皮都懒得抬起,“说什么呢。”

而灰原哀依旧坚持,“我说辞职,无论是做法律顾问也好,什么都好,总之辞了警察。” 

大抵是明白她的心思,毛利兰回答得还算耐心:“你知道的,我这辈子都没可能做警察之外的事。最近我负责的案子嫌疑人还没有落网……”

“你不用再管这件事。”灰原哀说,“我已经以你的名义交了停职申请,这个案件交给别人了,听说是叫……千叶?”

 

接下来毛利兰的反应完全在灰原哀的意料之内,她的耐心在听到灰原哀的话后完全耗尽,先是伸手在置物台上摸索着找自己的手机,拨了几个数字后对着手机急切地讲话。灰原哀听到传声筒里佐藤美和子的声音:“安心休养吧,森山已经接手了案子,不要担心。”

挂掉电话后毛利兰直接把手机掷下床,灰色的壳子脱离机身,“啪”的碎成很惨烈的形状。灰原哀怕她的头再痛起来不好说别的,只好讪讪地说:“原来是森山啊。”

便再也没发生什么。

 

而第二天灰原哀在陪护床上醒来的时候,毛利兰已经不见了。


评论(3)
热度(149)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