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欲将寒涧树,卖与翠楼人。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24

“津田莎朗是伪造身份”这个消息,对于灰原哀来说并不能算是新闻。

她甚至讶于毛利兰在对津田莎朗起疑后竟未借职务之便调出她的身份档案看上一眼,若要向毛利兰问起,她恐怕会说自己是不会在无搜查令的情况下违规私查任何人的信息的。

毛利警官总有毛利警官的道理。只是曾有那么些时候灰原哀自认是能轻易读懂的,到现今则好似不是那么回事。毛利兰下班回家后把蓝色夹子里的文档拿出来一张张铺陈给她看,那是能查询出的有关“津田莎朗”的全部资料了,多数灰原哀是知道的,不外乎参与一些实验与学校活动获取了成果,均是入东大后的讯息,而若再向前追溯,灰原哀看向毛利兰,她向她摊手。

毛利兰说:“我向警视厅报了她失踪的消息,...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23

祝大家假期快乐!第一次遇到提示敏感词不能发的情况orz


到家时毛利兰正缩着肩膀在门口站着,她穿得太单薄了些,原本过瘦的身材令她在傍晚有些凉的风里形如纸页,灰原哀看得见她在发抖。

灰原哀紧走几步到了门口,单手开门,另一只手把毛利兰的指头握住。她能想象得出那会有多凉,她已有很久没有抓过那双手了。

屋内像刚做过大扫除一样整洁得令人咂舌,灰原哀同毛利兰解释道:“津田有整理癖,我们家每天都是这样。”

毛利兰拿食指拂了一下桌子,看着落在手上的灰尘,道:“她已经有段日子不在这里了。你不如问一下学校,她是不是有事忙请过假了?”

灰原哀摇头:“她多半是出事了。如果是小事的话,她桩桩件件都要告...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22

铃木园子与京极真的蜜月旅行地点定在英格兰,比起伦敦或曼彻斯特这样热闹喧哗的城市,他们更倾向于选择距离伦敦不远的牛津作为栖所。

听铃木园子说起的时候毛利兰笑了起来,道:“我以为这地方是小哀替你选的,”在铃木园子扬起眉毛时解释,“有次她跟我说,想在以后去牛津读博士。”

“啊……”铃木园子若有所思地点头,“倒像她会喜欢的地方,city centre以外的地方难见着人。”

便未再就此话题聊下去,只是在京极夫妇启程往英国去的前晚,毛利兰到铃木宅邸参与了为二人践行的家庭晚宴,酒过三巡时,铃木园子顶着一张蒙着潮红的面孔,突然之间格格地笑了起来。众人看向她,她摇动着手中的香槟,嗓音里有太明显的醉意...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21

回到东京是没有清闲日子可以过的,关于这点毛利兰早已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不似尚在大阪时可避过多半躲不得的交游,偶尔得闲还能辟一静处休息,回东京之后,难得的闲时就被拜会亲属旧识全数占据了。

接踵而来的是铃木园子的婚礼。她的挚友的爱情风波终于尘埃落定,其实结局毛利兰已猜到,最后妥协的那个人一定是铃木园子,她是不忍心逼迫京极真放弃他视若生命的空手道的。接到铃木园子邀她挑选礼服的电话时她想起了灰原哀讥讽的笑,那不是笑给铃木园子的,是给她的。

无事的周末灰原哀照例往毛利兰的公寓去,远远看见停在楼下的铃木园子的卡宴,进门时果然一眼瞧见她喧宾夺主地躺在长沙发上,毛利兰坐在她一旁剥一颗橙子。

“你回...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20

本章又名:铁树开花水倒流。


报告会是关于近期小组研究专题的阶段性汇报,各个年级按比例分层再随机组合,灰原哀与津田莎朗并没有那种恰好的运气,两人的座位隔得很远。

进报告厅时津田莎朗已经在了,因灰原哀前一晚没有回她们的住处,进门时津田莎朗与她交换了眼神,灰原哀向她微颔首以示一切无恙,接着便走去自己的位子。

那不是什么真正具有研究意义的课题,不过是藉由此劳烦高年级们带着新来的领略一下做研究的过程,或者说,感觉。灰原哀很厌恶这样的活动,她可不是什么满腹济世情怀的慈善家,自然也不乐意白白花费自己的时间与他人行方便。

心不在焉地说完了自己负责的部分仍旧博得了满堂掌声,灰原哀开始质疑这所名...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19

本章又名:太阳打西边儿出来。


好在曾经的怪力少女在长了年纪后体魄依然如旧,足以折磨常人多时的胃痛碰上她厉害的自愈能力也只能认输。未过许久毛利兰的突发病已见好,便又有了力气去数落灰原哀。

自然是事关几日前的醉酒,毛利兰当时虽未多说什么,心中的不爽快却始终未就此揭过,毕竟在她去大阪的时日心中最记挂的还是灰原哀的头痛病,那不是一件小事——没有她在的话,就有很大的可能成为一件大事。

灰原哀倒在毛利兰身旁,拿靠枕捂住耳朵,毛利兰用力将灰原哀紧抓靠枕的手掰开,仍孜孜不倦地重复酗酒的危害:“别妄想消极抵抗,你知不知道——”

灰原哀说:“那签个合同吧。”

毛利兰没听清楚:“什么?”

“我...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18

毛利兰接到调任确认书是在一个月之后,审批速度异常的快,想是东京方面也做了不少的努力,走时服部平藏问她为何要折腾这一遭,毛利兰低头想了想,道:“是在这几个月里想通了一些事。”

“多少年命悬一线换来的刑事部长,这么回去可就是拱手让人,以后你还是搜查课课长,不会觉得不甘心吗?”

毛利兰笑了,“你知道的,叔叔。我原本就没有那些多余的寄望。”

于是服部平藏只得惋惜地拍拍她的肩膀,妥协道:“你在哪里都会很好。你回去,是东京那边的福气。”

毛利兰笑得有些羞赧,事实上这些年里她听惯了来自各处的褒扬,而眼前这个伟大老刑警的称许还是令她感到受宠若惊。这个男人如师如父,他与他的儿子儿媳是毛利兰在这个陌...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17

第日清早不过七时毛利兰便给灰原哀打去电话,因她知晓灰原哀没有贪睡的习惯,每日固定在六点过半起床,而后坐在餐桌前阅读药学领域的杂志期刊,等早餐备好上桌。

接通电话时一句简短的“喂”,灰原哀的声音听来有些哑,毛利兰微蹙眉头,问她:“头痛吗?”灰原哀轻笑一声:“我酒量没那么差。”

毛利兰还记得她一瓶预调酒下肚满面潮红的模样,也懒得与她争辩,直接问她:“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灰原哀道:“正喝到兴头上,看到你的电话难免扫兴,不用想也知道你会说些什么。”

毛利兰知道她是想要避重就轻糊弄到底,便不再与她周旋,声音登时严肃,与她道:“不许再有下次了。”

灰原哀说:“好。”

接着聊了些不...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