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欲将寒涧树,卖与翠楼人。

【靖苏靖】隔雾看花(完)

《隔雾看花》

靖苏/苏靖


事实上,萧景琰是不喜欢那样疏淡的眉眼的。

一派通雅模样,清减的身骨中有沁透了的岑寂,竟像极了开在九安山藏着秘密的山道旁的,一片散碎孤静的黄花。

可偏是这样形容孱弱的人却腹中饱是杀伐之策,苍白到不见血色的手指翻覆竹牌搅动天下风云变幻,捡起一块丢入火盆去,姿势优美得如同拈花,一张恬适无波的面容中简直可瞧出了禅机证悟来,谁能信弯起的唇角下筹谋的是如何假人之手血刃仇雠,但设想殷红颜色跌落如珠碎,他寡淡的笑便随血色多艳丽一分。

真讨厌啊。萧景琰想。


不仅是眉眼,连喉舌也一样讨厌。

分明人前可舌灿莲花,皇子朝臣皆应对自如,到了他身前怎...

【靖苏靖】阮郎归(完/HE)

《阮郎归》

靖苏/苏靖


后来一场雪覆过了山头,翠柏青松都成了梅花的颜色,可这一年的梅花却没有开。
皇庭里枣树的空枝上悬着殷红的条带,昨年秋风将起的时候皇上命人挂上的,如今被雪水打湿了,沉沉垂了下来。文彧殿的炉火素来没有断过,灰红的火色灭了又燃起,端是一副病怏怏的模样;而四散铺着的红烛也懒得长照了,间或有人进出时带上的风将摇曳的火苗扑灭一二,却并不见人续上,故此光色一时暗过一时,透过纱帐看榻上人的脸,烛光映照下并不见苍白,可那安静得吓人的面容瞧不出一丝一缕的生气来,比之苍白更叫人心中恻恻——仿佛是没有生命的,流尽了最后一息的灰败容色。
头天夜里静妃娘娘亲自来过一遭,伴身的宫人提着...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