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欲将寒涧树,卖与翠楼人。

好心分手[完]

[3]

朱正廷一直对自己的未来抱有诸多幻想,虽没有什么主义式的宣言,但总也算坚定。
自己二十五岁的样子,三十岁的样子,四十岁的样子,他都想过,并从未停止过为那些阶段性大大小的梦想付出努力。
暂先把这筚路蓝缕的故事撇出去,他还拥有一些事业以外的梦想,例如能和乐华的弟弟们长久地生活在一起,又例如,能与毕雯珺在体悟过人生起伏冷暖后的某个年岁,轰轰烈烈地向世界宣告他们的爱情,然后不管不顾地带着过往的所有荣耀与低谷、毁谤与祝福功成身退,再重新过上普通人的日子,为柴米油盐烦扰,为各种琐事挂心,可身边总能有一个人在,就是朱正廷所设想过的再好不过的一生了。
然而这个梦想在某一日他与毕雯珺分手后发生了颠覆式的...

好心分手[2]

[2]


毕雯珺说:“廷廷,你不会是嫉妒吧?”

朱正廷确定他看见他唇角嗪着的笑,年纪稍长后毕雯珺就鲜少将喜怒示人,只有朱正廷和另几个亲近的朋友知道,毕雯珺其实是很幼稚的,一张波澜不惊甚至有些冷峻的面孔后内心戏非常丰富,直到正式和朱正廷在一起后才不大将情绪藏着,而在外人面前的时候,那稍纵即逝的喜色只有朱正廷能在他抿起的唇上捉到。

他是在得意了。朱正廷想。可这得意却让他不是滋味,原来这一年竟有这么长,长到让毕雯珺在他面前也开始控制表情,他其实是可以笑得很大很开的,可他却只是扯了扯唇角。

“我嫉妒什么?”

朱正廷本想再补充一句“我和Justin特好”,张了一半的口又觉得没有意...

好心分手

[1]

再见到他的时候,他身边已经有别人了。
朱正廷在希斯罗机场的登机口排队,胸前抱着刚才在免税店买的带给Justin的巴宝莉,硕大的袋子挡住他大半张脸孔。勉强着探出头看队伍到了哪里的时候,一个晃眼的瞬间,见到了毕雯珺。
他并没有看见毕雯珺的脸,只是认出了他宽阔的肩头。与他隔了约莫五六人的距离,他高高的个子和纤长的身骨出挑到任谁都无法忽视。这天他穿了一身灰绿色的长风衣,剪裁合身的衣裳把他的身材衬得愈发匀称挺阔。他的肩背好看,腰也窄而有力。朱正廷想起他曾经俯在他身上动作的时候,他有时抱着毕雯珺的双肩,有时扶着他的腰侧,都是朱正廷一臂正好揽过的宽度。而毕雯珺的唇正好碰在他的额头上,他的身上火热,...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