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欲将寒涧树,卖与翠楼人。

【周查周】故纸温暖

《故纸温暖》


周西宇的白鸽子就着黄昏将逝的流霞荡翅飞来,方落上戏楼檐角的时候,查老板推开了门。

鸽腿上绑了花青色的绸面盒子,里头折一方藤黄笺纸。

展开来看不过寥寥四字,周西宇字迹遒劲,写着“安好勿挂”,横竖撇捺落笔力透纸背。查老板凑近鼻口闻了一闻,新墨还余剩寡淡的香气,他盯着短笺细瞧了会儿,不由又凑上闻一闻,再闻一闻。


周西宇平素来信不多。

个把月遣他通灵气的鸽子送来一封报个平安,向来一词一句,往顶了说也过不了七字。

习武之人哪写得出什么蓬莱文章建安骨,百转千回的心绪只会吞入腹中,旁人若想知晓,要拿了利刃来开膛破肚才瞧得出。所以,周西宇在想些什么,查老板也不曾知...

【周查周】心症

《心症》


查老板的病并非痛症。说得再清楚些,他并不承认这是场病。 

何安下山上山下跑了几个来回,提回来了好些东西。灰布的包裹里有草木枝叶、有炼好的丸药,还有洋人诊所里硕大的白色圆片。查老板抬眼看看,道一声放下吧,而第二日仍好好地放在原处,连明黄的草纸上缠着的麻绳也未解开。


这奇病的症状倒简单,不需多加赘言,清清楚楚的四个字:万籁充耳。

夜半闲坐时候仿佛不经意似的提一句:“昙花开了。”何安下甫一抬眼,正瞧见他师父身后那朵姿容清冽的昙花抖擞着绽开,朝着师父的脊背伸直了长茎。查老板合着双目稳坐席上,冷峻的面孔在月光下融入又跳脱,何安下脑子里没那么多合乎时宜的瑰丽辞藻,他便只...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