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欲将寒涧树,卖与翠楼人。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11

毛利兰在大阪的住处不足百坪,灰原哀将踏入时便感到了无言的逼仄。室内光线太暗,客厅窗子不朝阳,冷色调的家具如同这个屋子一样冷清。

急忙打开目之所及的所有灯具,室内才有了充裕光亮,灰原哀打开卧室的门,不禁感叹这公寓设计太过不合理,客厅窄小到堪称壅塞,而卧室却宽敞明亮。可家具到底太少,一张简易拼床与一张桌子衬不上这样大的屋子,反倒显得更加寂寥。

灰原哀把整个身子陷入床褥,头埋在枕头里,闷声说:“我以为如果是你的话,在哪里都会生活得很有滋味。”

毛利兰不知该说些什么,好像直到灰原哀到来之后她才感到这屋子确乎寥落空寂,不像个家的样子。两个人才叫家,一个人住的屋子只能是一个落脚处。

还有一个...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10

如果说有什么人能使毛利兰呼吸一窒的话,这个人必定有足够的本事给毛利兰带来不安。

这种不安多半不动声色,藏在毛利兰的眼角眉梢里,蓄在一动也不动的唇角上,若非对毛利兰知之入骨是绝然发觉不出的。

而这一次,她的不安并没能好好地藏住。


名叫津田莎朗的少女色彩丰富,常服是简单的T恤与短裤,带花边的长袜包裹膝盖处,双肩包上的铃铛挂饰随着主人移动叮当作响。

毛利兰的脑中有千万句的“年轻真好”,可以穿随意的衣裳,带夸张的发饰,说无边际的狷狂的话,在旁人眼中也不过是以“可爱”全数总结。自从毛利兰做刑警之后,为自己添置的衣物就变了风格,多数是沉静的色调纹饰,作为一个警察尤为明晰的自我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09

新警视厅的一切都和过往无甚分别,虽说往上擢升一级成了刑事部长,若本没有于人之上的兴趣,互相也只是共同进退的同事关系。

只是突然成了发号施令的那个,毛利兰还没那么快适应身份的转换,什么事都与下属一同商榷,由于性格温良淳厚,待人和善,很快融入新同事当中。

服部平次的父亲服部平藏是大阪府警局局长,曾经私下来找毛利兰,说东京的目暮警部亲自致电,希望他能在工作上对毛利兰多多照应。

毛利兰含笑谢过,说:“一定是爸爸给目暮叔叔去了电话,工作上我会细致努力,不用担心。”

服部平藏很是放心的样子,婉转表达了毛利兰日后前程不可限量,毛利兰似乎没有过多兴趣,仍只表示谢意,并说自己未遇上大的困难,不必过...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08

铃木园子出现在阿笠宅邸前的时候,灰原哀着实是有些惊讶的。

阿笠博士堆着笑脸请人进来,一边说着:“园子呀,很久没见了。”

铃木园子双手提着大大小小的盒子,回身对等在外面的司机说:“我很快出来,你就在车里等我吧。”


铃木园子是毛利兰最好的朋友,从小时就是,如果没有工藤新一作为青梅竹马的话,这二人便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了。

毛利兰搬离毛利侦探事务所与灰原哀同住后,铃木园子仍然是新公寓的常客,有时毛利兰工作太忙无暇照顾灰原哀,还会拜托铃木园子买些必需品送到家里。虽然灰原哀认为这是全无必要的,铃木园子却似很享受,琐碎的小事情也都做的甘之如饴。

可灰原哀与铃木园子唯一的连结点也...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