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平生怕道萧萧句

【郑林】幼稚完


“尖沙咀街边小店的茶点便宜又好吃,吃大排档的话,一定不能错过胜香园。”

这么说着的时候,拿着笔记本列旅行计划的助理小A突然笑出了声,林更新停了下来,一脸疑惑:“嗯?”小A摆摆手示意他继续:“没什么,就是觉得……像在听一个当地人讲旅游贴士。”

其实还有些想交代的话:哪里是香港人常逛的折扣店、哪里千万不要去专坑内地人……被打断了一次后,停顿住好一番上下思量,就再也说不出口了。

“你真的不去吗?反正没有几天,你也正好得空,不如放松一下?”

林更新没有什么反应,小A莫名其妙地看他一会儿,随后了然道:“哦,你是去过太多次不想去了吧,这么熟悉。”

林更新这才开了口:“我没去过。”

“哈?”

“我说刚才讲的那些地方——我没去过。香港去过很多回了,次次都匆忙,哪有空去这些地方。”

小A觉得这人有些不对,又说不出哪里不对,便也没再多想,刚想要敷衍一声“哦——”,就听那人自顾自补充道:“都是别人告诉我的。”

小A给林更新做助理约莫有两年,并未听闻林更新有什么非常要好的香港朋友,回忆许久也没想出个什么人物。三两句又转到其他事情,关于“那个别人究竟是谁”的话题,原本也无人想要纠缠。

这日下午林更新结束了假前最后一场杂志拍摄,临近午夜的时候,小A接到林更新的微信。

“我去。”

睡得神识不清的助理先生揉着眼摸出手机,猛不防看见这么两个字,心里fuck了一声,眯着眼回:“没头没尾的说什么我了个去。我了个擦!这大半夜的。”

林更新:“……”

林更新:“你是不是傻?”

林更新:“你是。”

 

其实小A在香港才是真的有朋友,飞机刚落地就接到了电话,人已在出口等,林更新这才听小A说,他这朋友是做经纪人的,供职香港无线。

走到出口果然远远就看到这位朋友,意外的年轻高挑,不比林更新矮多少,染一头金黄的头发。

开头避免不了一番恭维,好在当今年轻人都是自来熟,坐在车上你来我往几句就算朋友了。小A叫他Kevins,林更新一个没听清,紧跟着问了句“Kevin?”,小A拖长了音纠正:“s————”林更新有点不好意思,跟着又重复一次“Kevins.”

林更新是个没有明星架子的人,对不熟悉的人是一派礼貌谦谨,对熟悉的人就更难有架子,恨不得肺腑掏空的倾心以待,真诚的人总是容易得到身边人喜欢。这一整日跟着Kevins到处瞎逛,还未到晚上就有了相交莫逆的阵势,搞得助理先生直撇嘴:“我呢?我呢!我还是你们之间薄弱的友情强有力的纽带吗?”

Kevins领着林更新和小A把他们列出的地方挨个去了,还有些特色餐馆未来得及,便把日程排到了明天。当晚他们一起去了一家高档饭店,Kevins说他在tvb的几个经纪人朋友都很喜欢林更新,想一起吃个饭认识一下,小A有些犹豫,林更新习惯了这种场合便没有什么异议,小A不好拂了Kevins的面子,还是答应去了。

到了地方才发觉场面惊人,一桌子围坐十几个人,几个经纪人,剩下那些尽是其他部门工作人员,林更新来时挨个握手,不少第一句都是“喜欢十四阿哥”或者“《痞子英雄》很好看”。

林更新想了半天怎么用粤语道谢也无果,正逢酒店经理来送红酒,高高的瓶子上搭着正红色绒布,这颜色入眼时候,他突然想起一身正红色的西装,他穿过,还有别人穿过一样的颜色,站在领奖台上用粤语不停说:“多谢、多谢。”

林更新回忆起了最精准的声调,不由扯起了嘴角。他握住眼前这些陌生人的手,用普通话说:“谢谢啊。”

 

这顿饭吃的不算开心,不是因为林更新听不懂粤语,而是人人都用捉急的普通发迁就他,林更新情愿他们都不要顾及他,大大方方说粤语吧,反正他们的普通发他也听不懂。众星捧月的感觉对他实在没什么吸引力,他突然有些想念自己还是个一文不名的小演员的时候,并不经常有人注意,所以当他第一次感到复杂的圈子里不掺杂任何利益纠缠的些许温情的时候,心里会那么感动那么温柔。

事实上,时间久了,有些事就不那么容易想起了。只是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让人平白生出了代入感,才会突然怀念起一些早已走远的事,就像看到别人家小孩写作业便想起了早已失去联系的高中同桌,以及一起经过的种种,或许从来与想念无关,只是因为还没有忘。

于是这日他又想起了分手的那一天,他拉着说不好普通话的香港人走在沈阳街头,太阳太好,照得他睁不开眼睛,他一侧目香港人正盯着他看,对视时那人扯着嘴角笑了,对他说:“你想说什么?说吧。”

还没说出话来眼睛却先红了,单个字节吞吞吐吐从嘴里蹦出来,鼻头也酸痛,模样委屈得要命。

“嘉颖哥。我们……”

他还扯着那人的手,手心的汗渍混在一起分不清是谁的,他的心脏跳得很快,发烧一样快,就像与香港人初次接吻时一样,嗵嗵嗵要跃出了胸口。

“……分手吧。”

最后一字尘埃落定的时候林更新终于绷不住了,眼泪哗哗往下掉,不知所措的倒成了被分手的郑嘉颖,慌乱着就拿衣袖蹭他的眼睛,泪水却越蹭越多,袖口湿了一大片。

“别哭了,十四。”

“我请你吃肉。”

“别哭了。”

那承诺的肉终究是没有吃,林更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两人坐在广场边的长椅上,头顶高高挂着太阳,行人很多,一个大哭的男人又太显眼,不免要有诸多侧目。郑嘉颖把自己的帽檐往下压了压,又伸手把林更新的帽檐压下去。

就这么干坐到太阳掉下去,天黑沉沉的,广场上聚集了成群的老太太,街灯倏然亮起的时候,音响里歌也唱起来了。

这时候林更新已经没再掉眼泪了,两个人沉默着,却没人说离开。音响里放的歌太聒噪,节奏感又太强,听着听着百无聊赖的两人就有点被场景感染,郑嘉颖抖着腿,跟着哼两句“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林更新扭头看他,他赶紧闭嘴。

郑嘉颖甚至没有问他为什么分手,林更新觉得自己也够笨,那是多聪明的人,早察觉了,只在等自己开口。而后郑嘉颖就接到了助理的电话,说再有不到两小时登机,该往机场去了。

于是郑嘉颖起身抖了抖外套,林更新还以一种窝心的姿势缩在椅子上,郑嘉颖叹了口气,倾身抱了他一下。

“我走啦,十四。”

林更新没抬头,郑嘉颖看了他一会儿,转身到路边去了。上出租车时再往广场这边看,林更新正伸着头看他,郑嘉颖朝林更新挥挥手,天太黑了看不清他是什么表情,只看他抱膀坐着的模样,隐隐有些悲凉。

郑嘉颖想,自己是不是也是傻的,作为一个被分手的人,不该是他更可怜吗?可怎么看起来,是对方难受得要死要活呢?

正要合上车门时候,郑嘉颖突然听到林更新的声音,在叫他的名字,再抬头广场上那人已经起身朝他跑了过来,郑嘉颖赶紧让司机别开车,等着他跑过来。

“嘉颖哥……”

“十四?”

林更新跑得喘不过气,胸膛上下起伏,“嘉颖哥……你别怪我。”

郑嘉颖愣一下又笑了,朝他招了下手,林更新循着手势低头,郑嘉颖把手从车窗伸出去,抚上林更新的发顶,揉乱了他的头发。

“你还是小孩子,我怎么会怪你呢?”

然后车开了,郑嘉颖回头看落在身后越来越远的林更新的身影,撞上一双让他心惊的眼睛。

那双眼睛里的光正一点一点淡去,正像他的身影一点一点远去不见,郑嘉颖这才从恍惚中抽离,感到了真切的疼。

“你还是小孩子……”这句话横亘在林更新的记忆里多少年也消散不去,每一次不经意想起,他心里的难受就多了一分,并不是在愧疚,他想,直到最后,郑嘉颖还是不知道他分手的理由。是不是在他眼里,只要是小孩子,就永远不会认真呢。

 

Kevins把林更新和小A送回酒店就离开了,约好第日八点半来接,把当地美食挨个吃个遍。这一日的折腾实在太累,二人也无心聊什么,到了楼层小A就径自回了自己房间,林更新把行李安置好,瘫在床上躺了会儿,打开电视也尽是听不懂的话,一时烦躁便又关上。

林更新觉得自己情绪很不稳定。平时他是不大常烦躁的,至少近些年平和了许多,可不知怎的,这日他心头就是窜着一股无名火,高高的要烧着了头发。

初入娱乐圈的两年算是心理建设期,随随便便个什么事都能把心给撕碎了,酩酊大醉一回再哭上一场,才能勉强挣扎着起身,把撕碎了的再粘回去。来回次数多了,才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事儿,往后日子长着呢,得自己救自己。于是再碰上难耐的人事,他就要先问自己:值得吗?有意思吗?如果答案是“不”,那他便要对自己说了,“赶紧行了,消停吧,这样不好。”

到底是个有意思的圈子,才能把三十岁的人活出八十岁的样子。

 

明明都到了夜里十点钟,窗户外头还是嘈杂,林更新慢腾腾蹭到窗户边儿上想把窗关上,不防入眼满世界的绚烂光色。

鳞次栉比的广厦在错乱的光里影影绰绰,林更新揉揉眼睛,突然感到一片安静,把他躁动的心压了去,余下了辽阔的温柔。他突然很想下楼去,一个人走在蜿蜒逶迤的街上,在壅塞的甬道里融成一个光点,一个别人目中的大千景象。

这是他听过的、别人讲给他的香港。他来过许多次,却没有认真地看过一次。林更新想,是不是一旦能够把矫饰过的记忆全部都褪去,只是单纯地、以一个游者的身份看看这个世界,就算学会了潇洒呢?

可刚下定决心要出门的时候接到了Kevins的电话,告诉他又增加了一个计划,要再提早一个小时出发,林更新看看时间,又把穿上的鞋脱了。

记着好还是忘了好,他还没想明白呢。

 

林更新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元气少年,没人比他更有活力了,浑身上下都是年轻的气息,演起十八岁的少年没有任何违和感,还调侃过郑嘉颖没机会装少年了。

可碰上Kevins他才承认自己输了,头一日折腾一整天已够累,第二日林更新拖着身子才起床,终于准时下楼,走到大堂里一眼看见Kevins稳稳坐在沙发上抽烟,杯子里的咖啡已见了底。

“这么早?”

“早?我已坐一钟头了。”

“……”林更新半天终于憋出一句“有精神”,Kevins“哧”一声笑了,上下打量林更新,说:“因为是你嘛。要好好招待。”

林更新觉得哪里听起来怪怪的,转念一想大概是自己神经过敏了,拿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时候小A终于揉着眼睛下楼来,Kevins远远看见了朝他打招呼,三个人一齐上了车。

去的地方是小A在本子上列好的,全是各色小吃,林更新有些醉,从早吃到晚、从早餐尝到晚餐也算独具特色了,不知道肚子里装得下吗?

可他到底是低估了食物的魅力,每个店尝一点,每尝过一个店都更加兴致勃勃,不知不觉逛过了七八家,小A扶着肚子问他“还继续吗?”林更新眨着眼一脸无辜:“去啊,你不废话吗?”

小A随时随地都带着他的plan book,林更新嘲笑他像个老年人,这会儿他又拿着笔在本上勾来划去,在去过的店后面打钩,抬眼对林更新说:“你列过的地方都去完了啊。”

“诶?这就去完了?”

“是啊,胜记通记……还有刚刚的奶茶,你这朋友挺靠谱的嘛,地方都不错,诚不我欺。”

林更新跟着夸张地点头:“那必须啊,我有不靠谱的朋友吗?”

小A没工夫理他,转脸又问Kevins:“那我们接着是?你昨天说有新计划?”

Kevins在前座开着车点头:“还有一家新开的店风评很好,你们好不容易来一次,不去的话有点遗憾。”接着又补充:“别担心吃不下,只是茶点,随便吃吃,反正时间还早。”

这时林更新又觉出奇怪,心里犯嘀咕,这人也实在热心过头,若不是小A认证的好友,他早不要坐他的车了。

而秉着对小A的信任,林更新并未表现出心中的疑惑,目的地也很快到了,车停在一家装潢不错的店面门口,林更新抬头,看到牌子上用哥特风字体写着大大的“Kick&knap”,后面跟着一个括号,里面是小一号的字母“K”,林更新仔细看,发觉“K”的右上角还有什么符号,再凑近一些,林更新突然感到眼皮一跳。

括号里不是“K”,是“K²”。

他盯着看得实在久了些,小A来拉他的袖子“小新?”

林更新使劲甩了下头,嘴里咕哝一句:“妈的,没这么厉害吧?”

“什么?”

“没……什么都没有……”

小A见林更新一副被雷劈了表情,问Kevins:“他怎么了?这牌子怎么了?”Kevins朝他翻白眼:“你不知道我怎么知道……Kick&knap,简称K²,能怎么?”

 

走进去林更新多多少少意识流地领会了店名的含义,地板墙壁都有些锻工车间的意思,天花板上吊下来十几个沙袋,灯光昏暗,氛围有些犯罪现场,用林更新当天微博的配文说是:“很残暴。缺个挖掘机。”

一个服务生模样的人走过来问他:“有预约吗?”

林更新扭头找Kevins:“有吧?”

Kevins走过来拉着他的袖子就往前走,对服务生讲:“预约什么,人就在那儿坐啊?”说着往前一指。

林更新循着方向望过去。

“……哈?”


郑嘉颖转过头来的时候林更新正望过去,两个人的目光撞在一起,郑嘉颖笑了,林更新忘了躲。

郑嘉颖把手里的菜单放下,朝林更新招手:“十四!”眼光一点也不复杂,就像招呼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一样热络,林更新却不知道怎么把笑挂在脸上,还好他的惊讶有正当的理由,Kevins赶紧同他解释:“Kevin哥让我先不要通知你,他想给你一个惊喜。”

……哪里有惊喜。

林更新光顾着惊讶了,脚步也慢了下来,小A和Kevins走在了前面,一齐坐在了郑嘉颖对面。这是个四人台,于是林更新只能和郑嘉颖挨着了。

坐下的时候郑嘉颖替他拉开座椅,餐厅里有些热,林更新把外套脱下来,郑嘉颖很自然地接过去,把外套挂在他座椅的靠背上。

小A这才明白过来似的:“噢……你说的那个香港朋友就是郑先生啊?”

林更新恨不得拿起桌上的餐巾纸塞进小A嘴里让他别说话,不过他现在的主要矛盾不是这个——郑嘉颖正一只手托着腮帮在他旁边看着他呢,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他索性扭过头去看着郑嘉颖,“?”

郑嘉颖看着他但笑不答,倒是Kevins保持着热络作风接过了话:“小A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正和嘉颖哥、还有几个tvb艺人一起吃饭。”

“……”

娱乐圈是个圈,中国也实在是太小。林更新想了半天找出这么个理由,任凭小A咂舌头感叹着“真有缘分啊”,郑嘉颖笑成一只猫的模样,附和“是啊太有缘分。”

扯七扯八了许久才想起来点餐,郑嘉颖把菜单推到对面让Kevins和小A选餐,Kevins这样心绪活络的人自然要礼让一番,说还是你们先选,郑嘉颖说:“我已经把我和十四的选好了。”

“诶?”小A惊讶得很,“你知道他吃什么?他可挑了,平时……”

“只喜欢吃肉,有肉就不吃素。”郑嘉颖接口道。

“……诶?”

 

林更新很久没吭声了,碍着有旁人在,心中想说的话也无法出口,郑嘉颖又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更让他浑身难受。

可听到郑嘉颖替他点好了餐,又说出那样一番话,他才意识到那种难受来自于哪里,从前这些让他温暖过的事,今时再重现,却不似以往单纯的欣喜了。

这个人把他当亲生兄弟一样悉心照顾,事事做成十乘十的完全。另外对他这么好的男人还有,他想出了两个,一个是老林,一个是老林他岳父。

这分明是一种长辈的温柔,包括毫无道理的包容连同与他讲过的经验道理,都像隔着纱的拥抱,让他温暖到说不出话,却没有肌肤相贴才能带来的安心。
这心思太别扭了,矫情得不像他,要把他变成另一个人了。于是有一天,他红着眼睛说了分手。

 

“现在我也吃青菜了。”

郑嘉颖有些惊诧地看他,他低头看着盘子,说:“我妈说的,荤素搭配身体好。”

郑嘉颖差点脱口而出:“你妈以前就没说过吗?”林更新已抢先一步回答他:“以前太年轻,不知道什么是好,什么是不好。”

至此再迟钝的人也察觉出了情形不对,Kevins扭头看小A,小A也是一脸的不明所以,于是两个人又一起看向郑嘉颖,中年男人讶异的神情已收起来了,眉梢眼角都是笑,摇着头把菜单又拉回来,“好好,你再点。”

林更新突然拔高了音调,冲郑嘉颖说:“你还觉得我是小孩吗?”

 

郑嘉颖终于把面上的笑收起来了。

林更新盯着他,看他眼角笑出的皱纹一点点平下去,往下是依旧坚挺的鼻梁,鼻下生了细细的胡茬,他们分手的时候他还习惯剃得干干净净。

再往下,是嘴巴。

他紧贴着亲吻过的嘴巴。

林更新安静下来,对郑嘉颖说:“我们出去走走吧。”

 

外面没有花园也没有林荫道,他们走在大楼避光的一侧,楼间距太近漏不出一丝光来,林更新仰起头看天,这一方天地窄小像井口,仿佛把他与郑嘉颖锁在了里面。

“一点也不像沈阳。”林更新看着郑嘉颖笑了,“没人跳广场舞。”

郑嘉颖从口袋里摸出手机,点了几下递到林更新手里,扬声器里传出慕容晓晓的声音,壅塞的巷子回音极大,像是回到了那天热闹的广场上。

他便跟着唱,当初是你要分开,分开就分开……唱着就笑了出来,对郑嘉颖说:“我觉得你比我唱的好听。”

郑嘉颖沉默了会儿,说:“我不是把你当孩子。”

林更新停住了。

手机里《爱情买卖》还在响,轰然响在耳朵里,林更新越发觉得好笑。郑嘉颖把手机拿回来,关了播放器,世界倏忽安静得没有一点声息,分明行人还在来来往往,机动车行过轰隆作响,可仿佛刚才的世界就只有一首《爱情买卖》一样,歌停了,世界就空了。

“你说你不想安于现状了,我说你是砰一下就能上去的人;你说你只喜欢吃肉,我就只点肉菜给你吃……你说什么我都赞同你的决定。你说分手,我就同意和你分手。”

林更新看着他,发觉他方才消失的笑容又回到了脸上,每一道细纹都多了一份温柔,他说:“不是因为我觉得你是个小孩子,而是我觉得你有足够的能力,为自己做正确的决定。”

林更新这时的表情有些傻,把怔忡都写在脸上,又招郑嘉颖笑起来。

过了挺久他终于说:“那天我让你别怪我,你是怎么说的?你说我还是个小孩子,你不会怪我……你不是这么说的吗!”

郑嘉颖仰起了头,眨眨眼睛朝前走几步,林更新紧跟几步走上去,拉住他的袖口,再转过头来,他看到他的眼睛有些红。

郑嘉颖拍了下林更新的胳臂,说:“你总要允许我安慰一下我自己啊。”

他的神情里包含有太多含义,以至于林更新纵然在那一瞬间傻了过去,也从他的眼光里看到了说不出的难过。

郑嘉颖说:“你的决定总是很正确,般般都应了。你决定不再喜欢我,那一定也很对。”

 

话音刚落林更新的身体就贴了上去,郑嘉颖的双手张在半空久未落下,林更新的胳臂越收越紧,弯尽了腰身,把头埋在他的肩上。

“谁说我不喜欢你了?”

林更新的鼻头酸到发痛,郑嘉颖在他的拥抱里慢慢放松下来,林更新感到一双温热的手拂在他背上,一下一下拍打,林更新又把手臂收紧了些。

他蹭着郑嘉颖的脖颈,声音几不可闻:“你为什么不问我呢。”

 

离开香港的时候郑嘉颖去机场送他。

小A先一步进了安检,林更新心安理得地落在后面,同郑嘉颖絮絮叨叨地讲话。直到无法再待了终于肯说再见,临走前郑嘉颖问他:“下次在哪里吃饭?”

林更新笑,沈阳吧?

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

“八哥!”

 

“我要吃肉。”

 

end.

 


评论(13)
热度(22)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