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平生怕道萧萧句

【郑林】短篇/完《尘埃落定》

《尘埃落定》


cp:郑林


 


郑嘉颖的名字出现在微信列表头一个的时候,林更新的神识还不大清明。


右手食指微微蜷起,使劲地揉上眼睛,睫毛倒刺入眼眶里,非但没有舒服起来,视线反倒是更加模糊,他干脆起来拿凉水扑上脸。


他的确是没有看错的。屏幕上提醒的冒号前面是两个字母,K.C.


K.C.——Kevin Cheng.


这才恍然想起,他的生活里有多久未出现过这个名字了。


 


当一场暗恋闹得人尽皆知的时候却是最安全,林更新的就是这样。


在犹是初生牛犊浑然不知世事的年岁里,嘴上碎碎说着“他又帅又有魅力,教会我很多道理”,连眼光也不需要掩藏,直望着那个人的肩背脖颈,等着他回过头来,正对上他的眼睛。旁人笑说“你就这么喜欢他吗?”转首便也再无其他。


理智的人们知道那只是玩笑。娱乐圈嘛,为了招惹目光什么做不得,贩卖友情的人也不在少数,没什么值得深谈。


的确是没什么好说的,就连仔细藏匿着不敢要人看见的那份怯怯的感情,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郑嘉颖的微信头像是极具特色的中年人偏爱系列,中规中矩。不像他,头像换得勤快,俱是吸引眼球的图片,只瞧头像便可半窥性格。


郑嘉颖对他的形容是“二”,同样不是什么时髦的词汇,他的中文不好,绞尽脑汁想出这么一个形容词已是不易。那时候还不流行“逗比”这个更精准且易意会的词,林更新想,恐怕就算当年有机会教了他,他也必不肯用。毕竟是个沉稳得初见时令他生出惧意的人,遇见他后才稍改了辞色,能陪他一起“二”上一回已是极致了吧。


那时候还真觉得可以亲近一辈子了。不会吵架,有说不完的话,问不完的为什么,天真到以为只要没有割席分袂这样激烈得要抱恨终身的戏码,就永远是最好、最好的朋友。没想过与最好的朋友相照的词汇并不是最憎的仇人,而是听起来不应使人有丝毫不快、却令他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普通朋友。


林更新分明觉得浑身颤了一下,手机脱离手心落在棉被上,砸出一个毫无声息的凹陷来。


他又闭上眼,回想着那个人发来的简短的消息——“我在沈阳,你在哪?”


 


“我在……”


自分别后他的事业线欣然得如同惊雷乍起,进军电影圈担任一番且片约不断,为了拍戏国内国外到处奔走,不论在哪里,反正不在沈阳。他再次划开屏幕盯着那行字叹气,如此恐怕又要缘悭一面了。


林更新回忆不起他们究竟有多久没见了,甚至回忆不起上次见面是个什么时节、他与他穿了什么衣服、说了什么话……只记得海风很好,洞明的月色很好,他们俩像吃饭后出去遛弯儿的老夫妻一样,就着涛浪踏踏的节拍走得缓慢。错肩时不经意碰触了郑嘉颖的手,对方当然浑然未觉,只有他窃窃地欣喜着,林更新想着,如若就这么一直走下去,没有尽头地走下去,那便好了。


再来便没有见过面了。起初还偶尔在微信上问候几句,年节打个电话互通近况,再后来连简单的问候也忘了。有次在某个电影的首映式上,提起一个与郑嘉颖名字相似的前辈的名字,话到嘴边却差些脱口而出“嘉颖哥”,“嘉”字在口中转了几转终于强行改过来,虽说并未引起什么尴尬,他却突然有些难受。


习惯这种东西,见诸谨小细微处,力量强大得全然不给他反应的机会,一旦触发便摧枯拉朽。纵是不愿也不得不承认,他林更新,非常、非常想见郑嘉颖。想到什么程度呢?是春晚上的宋丹丹双目含泪深情道出“我十分想见赵忠祥”的程度。不想起就罢了,若是想起来,倾泻出的记忆流成了汪洋一片,要怎么收回去呢。


 


譬如这时——


浑身都难受的人分明是乱了心神,想起中年人的脸他突然无法控制吐息。


林更新举着手机仰躺在床上,光标停在输入好的“我在……”后面,他犹豫了几秒,又把地名删去了。


而后他按住语音键,低声说:“在呢,我在沈阳。你呆几天?”


他想他是疯了。手上工作还没做完,下午还有拍摄安排,明天才得一天休息,他竟然撒了这样的谎。


消息很快回过来:“剧组在沈阳取景,至多两天吧。”


收到消息他立马丢了手机,几乎跳起一样三两下套好衣服,什么都未及打理,提起包便奔出了宾馆。搭上出租车后才给助理打电话:“能替我跟导演请个假吗?我有急事……不方便说。明天下午一定回来……帮我查一下有中午前到沈阳的高铁吗?”


助理小姐听到“沈阳”愣了一下,问:“是家里有什么急事吗?”


林更新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得随意应了一声。


终于打点周全。


 


还好这城市离沈阳并不算远,高铁又足够迅疾,不足两小时林更新便站在沈阳的土地上。


走出车站恰逢郑嘉颖打来电话,问他在哪里,下午可有时间见面,林更新哈哈笑着同他说简直太有缘分,他正好什么工作都没有。


可不巧的是他还未走离车站很远,播报车次的女声突兀传来,通过传声筒到了郑嘉颖的耳朵里。


对方自然要疑惑了:“你在车站吗?”


早非新人的演员林更新不能要他听出言语中的讪讪,淡定至极:“嗯,和朋友约在附近吃饭,正要打车回家呢。”


连尴尬犹豫时惯常会有的语癖“呐、呐”都不见了。毕竟这习惯是跟他学的,旁人看不清楚,可他是郑嘉颖,半分马脚都露不得。


郑嘉颖问他约在哪里呢?他说让我想想有什么好吃的,还没想出来就被郑嘉颖打断了,说:“不然就去老地方吧。”


 


林更新愣了一下,才消化了“老地方”这三个字的含义。多年之前同样是郑嘉颖有工作到沈阳去,虽是时间紧迫,二人还是抓紧机会见了面。沈阳是林更新的地盘,当然应尽宾主之谊。他把郑嘉颖带到他最喜欢的一家东北菜馆儿里,郑嘉颖笑了,他说笑什么笑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懂不懂。


那正值他艰难痛苦得如今根本不愿记起的时候,二人对坐饮酒,一杯一杯地。像是有足够的默契,他们都未提起那些难过的事,郑嘉颖的脸泛红了林更新才想起郑嘉颖酒量不好,伸手夺过酒杯不要他喝了。郑嘉颖又把酒杯抢回来,添满了,说:“不要扫兴,难得痛快。”那是那段时光里,唯一令他感到快乐的一天。


嘉颖哥不是说了吗,life is full of ups and downs, and without the downs, the ups would mean nothing. 


如果没有经历过虎落平阳,又如何能更深切地感到重霸山林的那份快意。


 


那家东北菜馆在他们去过的第二年关门大吉,听朋友说是店主赚了钱想投到他处,便不愿再经营餐馆了。他起初感到遗憾,不过东北菜馆那么多,好吃的也并非仅此一家,不过多时也就忘记了。如今郑嘉颖再提起,他若说“那地方已经不在了”,竟多了一股悲凉。


于是他说:“我们去别的地方吧,我找到了更好吃的。”


郑嘉颖没有察觉什么,说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


他总是迁就着林更新的,不论从前还是现在,永远是一句“你开心就好”,林更新能感受到他对他那份特有的温柔,所以才能毫无顾虑地恃宠而骄。


“我们去吃烤肉吧,好久没有过只吃肉不吃素的日子了。”


“怎么到现在还是不吃素,你是小孩子吗?”分明是无奈的口气,如果不被定义为长者的溺爱,就只能用在伴侣之间才适合了。


“不要,我就吃肉。”也就在对方是郑嘉颖时候,才能这样酣畅地任性一回吧。


 


坐上出租车林更新竟紧张了起来。实在是太久没见了,不知他如今留着什么发型,穿什么风格的衣服,有没有苍老……不不,嘉颖哥是最帅的,不管什么时候都是最帅的。


好似也只对郑嘉颖一个人会有这样的心情。就算在渐明大体洞明世事之后那份异样的情感依旧没有消失,反而愈加汹涌了,仿佛只要想起他的面孔就能回忆起站在起点青涩的自己,只望着郑嘉颖一个人的身影,满心满眼都是他。那份经久不变的拳拳之心,是他教给他的。


车窗外的风景奔流一般急速退去,林更新心里轻飘飘的。就快要到了。


他闭上眼睛,想象他们相见时的模样。


 


一定是一个箭步过去抱住他的肩膀,胸膛相撞后再慢慢贴近耳廓,说一句——


“嘉颖哥,我好想你呀。”


 


-end.


 



评论(8)
热度(36)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