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平生怕道萧萧句

【郑林/814】记得忘记

《记得忘记》
郑林/814/郑生郑太

大部分梗由二人微博和访谈内容衍生。
转眼做了三年多的郑生郑太粉,大热的时候天天等投喂,到现在成为时泪了才肯自我拯救有点虐(。
再喊一次口号
郑生郑太,相亲相爱(*☻-☻*)

01

当他走过某个拍摄地一侧窄窄的长廊的时候,倏然想起多年前那个冬日的午后。
白得刺眼的日光投在雕花窗棱外凄惶如缟的雪上,另一个人的脸出现在窗外。
他看到那人后笑起来,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十四。”
那人也笑:“八哥,你在这里呀。”

“你在这里呀。”
他听到这句话后惊醒。
那人愉悦天真的声音犹在耳侧,像穿过了时光碎屑奋力寻找,踩踏出一途白雪皑皑的来路。

他看着他跑来,然后张开了手臂。

02

林一初到剧组看到郑凯文的那刻,他正坐着低头摆弄他的领带。

郑凯文的头发很短,一根根刺刺竖着。
面目也不温存,紧蹙着眉头,任谁看了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姿态。
他抬头看向林一,眼光中沉默的暗流迢递的并不是冷漠。只是四目相对之下气势相差了太多,林一不免有些讪讪。
“你好,凯文哥。”
他点头回应:“你好。”
没有非常热络,只是萍水相逢礼节性的问候,林一并不觉得不快,好像对面的男人天生就该是如此。
目带端严不苟言笑,天生离群的人。
他还想多说什么,停了一会儿,终是没了下文。

03

是什么时候发现凯文其实并非寡言无趣呢。

或许是听林一说了笑话抿嘴笑起来的时候。
或许是被林一单方靠近不堪其扰后佯装愤怒,带笑斥他“可不可以不要这么二”的时候。
又或许是夜半饿起来,摸黑寻到凯文房里找食物充饥,又被他拉到厨房开小灶煮面的时候。
全部都是带着烟火气的温柔。

越靠近才越大胆,才开始开些没有边际的玩笑。
剧本里凯文是八哥林一是十四弟,他惯常也叫他八哥。

八哥穿什么都好看。
八哥说得真好。
想成为像八哥这样的人。
八哥。八哥。

简直像是盲目的崇拜。

04

是什么时候发现爱上凯文呢。

或许是望不清前路醉酒至不醒被他悉心照顾一晚的时候。
或许是在醒来的清晨看到他的脸,日光投射在他面上好看得心惊的时候。
又或许是被他扶着肩头,盯紧了脸说“人在最困难的时候,要坚持下去才有机会”的时候。

林一未阅足够面孔未经足够世事,凯文却不是。
他经历过更深刻的痛,才能够推心置腹,舒开林一不常皱起的眉头。

他的眉头却常皱着,在一瞬瞬沉默的时刻,皱成好看的山川形状。
蓄起纳尽虚空的气韵,像一个结实又温柔的拥抱,而林一在里面。

所以爱上他。
这才发现,竟是这样容易就能够爱上一个人。

05

凯文歌手出身,声音很好听,林一把他唱过的歌下载在手机里,一首一首的听。
却还是不满足,硬要听只有他一个听众的现场版。

凯文经不起他死缠烂打,同意唱歌给他听。
唱的是凯文一个好友的歌,粤语,林一听不懂,调出歌词来看。
却一眼看到一句:忘记道理,忘不了亦会别离。

06

别离的日子一日比一日更近。
日期一页一页翻过去,快得直要把人的眼泪逼出来。
林一在社交网站上写:“明早四点我们去普陀山,心情很好,非常好,好到忘记分别的滋味。”
二零一一年三月五日,二十一点三十一分。
懂的人自然懂,不懂也没关系。
反正,只要他一个人懂就够了。

天行有常天命却无常,头天里还一番感慨即将离别,却在第二天出了车祸。
林一伤得不重却大有九死一生之感,凯文伤得比林一严重,靠坐在病床上不能动弹。林一就坐在他身侧,眼睛里湿漉漉的。

听到医生说并无大碍的时候,林一突然站了起来,伸出双手,一把将凯文抱进怀里。
凯文将头靠在林一怀里,笑出声来。
“以后我俩就是过命的兄弟。”
林一抽抽鼻子,声音有些哑:“嗯。”

如果不能是唯一,就做那个与众不同的人。
同历事者多,而同历死者,是否就他一个。

07

离开的那晚,凯文坐在飞机上,翻开登机前买的杂志。
扉页的故事里有一句古诗,凯文的中文并不算好,还好这诗并不晦涩,足以让他理解给他触动。
他把那句诗打下来,发在朋友圈里。

不久收到new message的提醒。
发信人林一说:“嗯。”

那条post写的是:与君今世为兄弟,又结来生未了因。

是为了八哥和十四弟,还是为了他和林一。

08

只离开一天就停不住想念。
终是忍不住想要传达,于是在社交网站上写着:“八哥八哥”,失望的表情。好像只要念叨着,他就还在一样。
时间久了才习惯没凯文在身边,可脑子里还是他,像跳动的锦鲤,池塘里不住洄游打转。

后来电视剧要播了,进入宣传期,才得以重有机会时常相见。
再相见时凯文过来与林一拥抱,林一双手扒着他的肩头,凯文说:“十四,最近好不好?”
他像任性撒娇一样,嗓音低低的:“怎么好?不好。”
触手不可得,怎么都不会好。

凯文笑:“那就和我说说怎么不好。”

09

人们对凯文的称呼从郑八爷变成翡翠视帝郑凯文。
他穿着红色的西装亲吻奖杯,恍然泪下的样子很美。
林一想,如果他也有这么一天,一定要穿着一身同样的红色走过红毯,再问问他:“我是不是也很帅?”
他肯定会说:“是啊,你当然帅,Number 14比我帅。”

获奖之前林一曾奋力为凯文拉票,围观群众都为之感动。
而他领奖的那晚,林一却只在社交网站上说:嗨,恭喜你呀。

没头没尾的一句,连名字都未提及。

10

在大厦倾塌之前,林一未尝试明了过什么是不自由。
一夜之间什么都不再是他的,原本有笑脸的人一个一个变狰狞,他想自己是要完了,初初亮起的道路再看不到一点光色。
漫天飞起的通稿没有把他压垮,众口铄金的指责先将他埋没。

他们说他没有良心。
林一简直要笑了,他们未曾给他任何,却来怪他没有良心。

最难过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人还是他,中宵转侧的夜里林一给凯文发短讯,两个字:“难过。”
一分钟后电话打了过来。

他的普通话还是不好,林一听了只想笑。
“你是只要一个机会就能一飞冲天的人,千万不要放弃。”

不要放弃,不然怎么对得起来路。
何况还亲口说过,要成为像他一样的人。

11

后来果然一切都好起来。
像凯文说的一样,林一是会一飞冲天的人,做了电视剧男一号又进军大屏幕,日子很繁忙却足够充实。

唯一的不够好是能见到他的时候更加少。
时间轰隆隆碾过去带走的不仅是岁月,数月不见,连电话短讯都日渐鲜有。
最可怕的不是想念,是时间久到忘了想念。

他们还是彼此生命中那个特别的人,付命之交,他生兄弟。
也会不时想起从前,他二人好成了一个,一起煮面一起游普陀,好像不管前路的逍遥快活。
想到这里又会难过。

又有一天,林一的剧组在秦王宫拍摄,照常在社交网站报备了行踪。
过了一会儿看评论,有人来告诉他凯文今天也在,只是这时候已离开。
林一愣了好久回复:“没缘分,好想他。”

最难过的,不过是要通过别人才能知道他的消息。

12

再见面又是数月。
林一到香港,凯文请他吃饭。知道他爱吃肉,就没有点一道素菜。
饭后两人在海边散步,风大的时候林一抓住凯文的手,凯文回头看他,一双桃花眼弯弯的,笑出了眼纹。

人间久别不成悲,到了他们这里,习惯了分离还是难说再见。
离开之前林一说:“凯文哥,我给你唱首歌吧。”
他有点惊讶,旋即笑说:“当然好了。”

唱的歌叫《记得忘记》。林一不会粤语,花了两三天才逐句学会。

“忘记道理,忘不了亦会别离。”

13

获最佳新演员提名的时候,林一穿着深红的西装走上红毯。
和那年的万千星辉颁奖典礼一样,那人一身鲜红款步上台,周身有盖不住的光。
“多谢,多谢。”
他还记得那人的语调,说什么都恰到好处。

“我想成为像郑凯文一样的人。”
到如今,是不是有些近了。

14

凯文即将结婚的消息在网络上占据了几天的热门。
对象是一位香港女星,比凯文小九岁,生着一张娃娃脸,声音爽朗性格豪迈。

头几日林一接到凯文的电话,邀请他参加订婚仪式。
那时消息还未传出,林一是第一批知道的朋友。

凯文说:“正式举行婚礼的时候,你来给我做伴郎吧。”
不是问句是因为知道林一一定会点头,只要是他八哥说的话,他就一定会点头。

林一果然说:“如果你不怕伴郎的风头盖过了新郎,那当然好了。你找别人我还不答应呢。”
语气轻快,还是带着笑的。
凯文哈哈地笑:“那我们就说好了。”

15

他的西服笔挺,手中花束艳丽如血。
他的头发打理得一丝不苟,眼目中灿亮的光如同他拿下翡翠视帝的那晚,沉稳坚定,又隐有动容。

林一看向他,他们面目相对。
凯文拿着花束笑得开怀,恍然竟有一瞬错觉,像是,他在等林一走来。
只要他走来,他就把双臂张开。

说有遗憾也不过是,若当初能勇敢走过去抱住他,再说一句“我爱你”,那便好了。

“嗨。恭喜你呀。”

八哥。

end.


评论(14)
热度(34)
  1. 想不出好名字肿么破逢旧 转载了此文字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