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

【毕廷】好心分手[2]

[2]

 

毕雯珺说:“廷廷,你不会是嫉妒吧?”

朱正廷确定他看见他唇角嗪着的笑,年纪稍长后毕雯珺就鲜少将喜怒示人,只有朱正廷和另几个亲近的朋友知道,毕雯珺其实是很幼稚的,一张波澜不惊甚至有些冷峻的面孔后内心戏非常丰富,直到正式和朱正廷在一起后才不大将情绪藏着,而在外人面前的时候,那稍纵即逝的喜色只有朱正廷能在他抿起的唇上捉到。

他是在得意了。朱正廷想。可这得意却让他不是滋味,原来这一年竟有这么长,长到让毕雯珺在他面前也开始控制表情,他其实是可以笑得很大很开的,可他却只是扯了扯唇角。

“我嫉妒什么?”

朱正廷本想再补充一句“我和Justin特好”,张了一半的口又觉得没有意思。他忽然不想占这个上风了,总归是骗不了自己的,他是输了,扯这个谎也不过是让自己输得稍显体面,他没有跟毕雯珺坦白什么的想法,却也不想一遍又一遍撒这个谎了。

他反问这么一句,毕雯珺把笑收了回去,一脸了然地点头道:“也是,你和Justin一块儿总比和我过得高兴。”

烦得朱正廷立时又扭过了头,这回直接把耳机也挂上了,假装认真看电影,心里却连骂了一百遍“你知道个鬼”。毕雯珺好像真的不知道,因为他也把耳机挂上了,再没同朱正廷说什么话,直到空乘把飞机餐送来,见朱正廷没什么反应,他才替朱正廷按下椅子一侧的桌板钮,拉好后又把牛排甜点挨个摆好,草莓蛋糕摆在最靠近朱正廷的位置,末了又从餐具里捡出来一个小叉子。

“给。”

朱正廷知道他特意把小叉子捡出来是给他吃蛋糕的,这顺序是他的用餐习惯,毕雯珺和他一起吃过不计其数次饭,知道得清清楚楚。

可这过去的蜜糖被一年时间熬过去,到了今日都成了砒霜,他记得又怎么样呢?如果不是这日恰好和他坐在了同一架飞机上,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再劳动毕雯珺亲自照顾他一次了。

朱正廷不自然地抬了抬手,毕雯珺就把叉子塞进他手心里,然后开始放自己的。

走道那边的李希侃终于在饭点上醒了过来,毕雯珺问他睡饱了?那边说没有,吃完继续睡。

朱正廷探过个头和他招手,“你从上来就一直睡,也没来得及说话,”顿了顿又问,“你们这是旅游呢?”

李希侃的表情有点奇怪,朱正廷看看他又看看毕雯珺,李希侃说:“雯珺,你没告诉正廷啊?”

毕雯珺刚说了个“没有”,朱正廷就接着道:“他干嘛告诉我呢?他旅个游也没必要跟我报备行踪啊。”

李希侃的表情更奇怪了,毕雯珺向他摇了摇头,朱正廷想这是又对什么暗号呢?再一低头,他手里的蛋糕已经被叉子捣得不成样子了。

 

朱正廷从坐上这架波音777开始就在不停对自己说,不能和毕雯珺生气。可现实与理想也相悖太多,他手里已成狼藉的蛋糕昭显着他根本一刻都没有停止过生气,更可气的是,看到他手里的塑料杯子,毕雯珺居然笑了。这次不是皮笑肉不笑,也不是抿着嘴角的微笑,毕雯珺露出的一排整洁的牙齿令这笑非常真实,问他:“廷廷啊,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爱吃蛋糕泥的?爱好挺独特啊。”

其实朱正廷也觉得自己好笑,当初和毕雯珺说分手的时候潇洒如风,以为真的转过身就能此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他和那个人的事即便不在去年白色情人节那天亲眼撞见也已有耳闻,可他总是不信,因为毕雯珺对他实在太好了。

好到他根本没有想到有一天他会去爱别人,毕雯珺怎么可能会去爱朱正廷以外的人呢?去乐华随便抓个人问问,所有人都会觉得问这种问题的人可能罹患脑壳穿孔。

毕雯珺最爱朱正廷了,Justin知道,范丞丞知道,黄新淳知道,李权哲知道,连钢铁直男丁泽仁都知道。昭彰到当朱正廷和毕雯珺把他们叫到一起宣布喜结连理的时候,得到的回应仅是一声颇无意趣的“哦——”。更有甚者,范丞丞揽过一只靠枕在沙发上倒头就睡,头埋在枕头里含混不清地说:“就这事儿啊还把我叫起来,你们不都睡过好几回了?怎么这时候才想起来给雯珺个名分啊?”

最终这个话题在朱正廷和毕雯珺对范丞丞的混合双打里宣告结束,可不论场面多么不靠谱,很清楚的一点是,毕雯珺爱朱正廷这件事,已经历史悠久到令所有人都当做理所当然了。

 

朱正廷看着毕雯珺把他那块完好的草莓蛋糕并上新叉子递给他,又把被他捣得稀烂的那块拿走,朱正廷的叉子还搁在里头,毕雯珺浑不在意似的,扎起一块儿就塞进自己嘴里。

“哎——”朱正廷脱口而出。毕雯珺不明所以地看着他,朱正廷说:“这叉子我都用过了。”

毕雯珺一脸“我当什么事儿”的表情,说:“别一惊一乍的行吗,我是第一次吃你剩下的东西吗?”接着又吃了一口,龇牙咧嘴地说,“太甜了。”

朱正廷脸颊发烫,心里想着毕雯珺这人怎么这样啊,这会儿能同日而语吗?以前给你吃是和你间接接吻呢,现在又算什么事儿啊。

他看着眼前崭新的蛋糕,透红的草莓歪在粉色的慕斯上,好看得他不舍得下叉子。他又想起此前的某个休息日,他和Justin都窝在家里网上冲浪,静默里Justin突然说了句,“雯珺哥的头像还没换呢。”朱正廷飞速点着屏幕的手指瞬间顿下了,而后听见一声刺耳的“GAME OVER”。

其实他怎么会不知道呢?他恨不得一天看毕雯珺的微博和朋友圈一百次。Justin偶然间瞟见他微博的最常访问栏的时候毫不遮掩地大笑三声,说“你不怕手滑给他点赞啊?”朱正廷这才意识到危险,Justin又说:“说不定已经点了,你自己不知道。”吓得朱正廷一连检查了三遍自己的点赞列表。

好在是没有点,朱正廷想,以后偷看的时候要再小心一点。

 

毕雯珺的微博头像至今也没有换,还是那个蜡笔小新,朱正廷曾经和他约好两人一同换的情侣头像,可朱正廷这个换头像狂魔哪会闲着,不过多时就换成了别的,而毕雯珺就停在了那个时候,再也没有换过。

朱正廷当然不会幼稚到觉得区区一个微博头像背后会有多深刻的譬喻,都是成年人了,开脑洞也要讲基本法,朱正廷的理智告诉他,毕雯珺不过是懒得换罢了。

其实毕雯珺统共也就换过那么两次,一次是与朱正廷的头像成套的小僵尸,一次就是现在的了,从前没有觉出过什么异样,可这时候朱正廷却后悔起来了,如果他没把那个蜡笔小新换掉呢?是不是那个暗结就能还在,好像他们从来也没有分手似的。

于是问题兜兜转转又回到了最本源的那个——毕雯珺,到底为什么会爱上别人呢?

这问题他咨询过好友里(看似)最稳重的郑锐彬,郑锐彬眼皮子一碰仰躺在沙发上,特别佛地祭出一句名人名言:“正廷啊,先问是不是,再问为什么。”

也问过好友里(看似)最理智的蔡徐坤,蔡徐坤说:“你让人解释过吗?”朱正廷耷拉着眼皮说:“我都看见了。我从来不信别人说什么,但我得相信自己的眼吧。”蔡徐坤又问:“你都看见什么了?”

“我看见……”

好像什么也没看见。就看见毕雯珺提了一大堆购物袋子,身边站着李希侃。

朱正廷突然没什么底气了,小声说:“可那天是情人节啊……”蔡徐坤补充一句,“白色。”

又补充:“不看微博我都想不起这么个日子。你说一年到头到底有多少情人节啊?”

 

朱正廷想起他和毕雯珺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情人节,二月十四的那个,他还向(看似的)情场高手范丞丞取经,范丞丞一个头两个大,心想哥哥我还没成年呢?没办法了,范丞丞反问他:“你觉得他喜欢什么?”

朱正廷想了半天说:“……悠悠球。”

范丞丞无语:“还有呢?”

朱正廷又想了半天:“镶钻的悠悠球?”

最后范丞丞冒着被暴打的危险跑路了,朱正廷一个人坐在练习室冥思苦想,正一筹莫展之际,毕雯珺来了。

朱正廷看着突然出现在门口的毕雯珺,他慢腾腾地从背后掏出一个袋子,朱正廷的心提到了嗓子眼,毕雯珺说:“看我给你买了什么。”

朱正廷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不想回忆起与那天相关的一切,因为当他满心雀跃地从毕雯珺给他的袋子里又掏出一个箱子,再颤着手拆开时,整张面孔都凝固了。

他先掏出了一包鸭脖子,然后是鸭锁骨、鸭翅、鸭腿、鸭全家。毕雯珺笑得特别无邪:“都是你爱吃的。”

“毕雯珺,这是不是周黑鸭给的赞助啊?”

那天他黑着脸坐在练习室里和毕雯珺把一箱子的鸭零件都啃干净了,后来在回家的路上,在街边的小店里给毕雯珺买了一个悠悠球。十五块钱一个,平日里毕雯珺不稀得用的小学生装备,可那天他笑得开心极了,令原本气呼呼的朱正廷不知怎的也高兴了起来。

毕雯珺就在那个小店的后巷吻了他,跟他说:“廷廷,我这辈子都会爱你。”

 

“你怎么不吃啊?”

毕雯珺这么问他朱正廷才突然地回过了神。他赶忙叉起一大块填进嘴里,吃得满嘴都是,毕雯珺抬起手来想替他擦掉,伸到半空突然停下了,从餐盘里翻出湿巾来递给他。

“擦擦。”

朱正廷想,他其实早就原谅毕雯珺了。

若说怪他,那也只是怪他这一年里怎么就只去找了他一次,在他说和Justin在一起之后就像消失了一样,连在公司里都没碰上过呢?

看他没动静,毕雯珺把湿巾拆开,在朱正廷嘴角蹭了蹭,朱正廷赶紧伸手接着,一接一递间碰着了毕雯珺的手,浑身都紧张起来的时候,毕雯珺说:“我和希侃,是在伦敦碰巧遇上的。”

朱正廷说:“哦。”

朱正廷说:“啊?”

 

tbc.

 


评论(16)
热度(399)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