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

【毕廷】好心分手

[1]

再见到他的时候,他身边已经有别人了。
朱正廷在希斯罗机场的登机口排队,胸前抱着刚才在免税店买的带给Justin的巴宝莉,硕大的袋子挡住他大半张脸孔。勉强着探出头看队伍到了哪里的时候,一个晃眼的瞬间,见到了毕雯珺。
他并没有看见毕雯珺的脸,只是认出了他宽阔的肩头。与他隔了约莫五六人的距离,他高高的个子和纤长的身骨出挑到任谁都无法忽视。这天他穿了一身灰绿色的长风衣,剪裁合身的衣裳把他的身材衬得愈发匀称挺阔。他的肩背好看,腰也窄而有力。朱正廷想起他曾经俯在他身上动作的时候,他有时抱着毕雯珺的双肩,有时扶着他的腰侧,都是朱正廷一臂正好揽过的宽度。而毕雯珺的唇正好碰在他的额头上,他的身上火热,嘴唇却很凉,朱正廷回想起他的吻落上去时的凉意,没来由地打了个颤。
就这么死死地盯了好久,队伍向前挪动的时候,他才注意到他身侧的另一个人。机场里空调热了些,他身边站着的人把口罩解下了,朱正廷才看清楚那人的侧脸,想,原来是老相识。于是那声到了喉头的“雯珺”,就这么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他翻着眼皮算了算,从那日他们分手到现在,满打满算已有一年了。

偌大个机舱几百来号人,可商务舱和头等舱就那么几排,朱正廷知道躲不过他,可等他找到自己座位的时候,身边位子的人替别人放了行李回来,朱正廷一眼看见那灰绿的衣角,惊惶地抬头时,正撞上那双他想见又不想见的眼睛。
“……正廷?”
朱正廷想,以前在他身上动情的时候,他是叫他“廷廷”的。
“真巧。”朱正廷特努力地笑了一下,他最擅长笑了,这次也很完美,就跟空姐似的。
毕雯珺点了一下头,朱正廷使劲地盯着他,想要读出他现在到底算是什么表情,余光里看见他无处安放的手,心里头突然又有些愉悦。
隔了一个过道的旧相识这会儿放好背包安坐下来,转过头想同毕雯珺说话的时候终于看见他,朱正廷一直在等这一刻,他看见那人倏然放大的瞳孔,而后先人一步说话了,叫他的名字:“希侃。”
“……正廷?”
朱正廷突然地笑开了,“你们的反应怎么一模一样啊?”而后若无其事地抬起自己的登机箱要往上头放,刚举起来就被毕雯珺一把接了过去,朱正廷下意识地往回拉,这么僵持了一瞬,两个人都有些尴尬,末了朱正廷道:“我没这么娇气,还是自己来吧。”
然后毕雯珺就这么站着看他一件一件把行李和购物袋放上行李架,好在他个子够高,稍一抬手就丢了进去,箱子和几个袋子横七竖八地摆着,毕雯珺有些无奈,等朱正廷安生坐下了,又替他挨个码整齐了才把盖子拉下来。

从希斯罗到首都国际机场,十一个小时,朱正廷想。
他开始盘算怎么有计划地度过(或睡过)这十一个小时而不需与身边人有过多交谈,索性一坐下就从随身包里拿出眼罩来,他能感觉到毕雯珺在看他,也想得到他约莫能明白他的意思是不想理他,可他真的顺他的心不同他多说什么话的时候,朱正廷又觉得心里像塞了一团棉花絮似的,堵得难受。
朱正廷戴上他的眼罩假装世界与他无关,可身边人隔着走廊的交谈声还是一字不落到他耳中。
他听见李希侃说冷,毕雯珺就叫空乘过来给他添一条毯子。
朱正廷翻个身把背留给毕雯珺,单薄的毯子在身上使劲裹了又裹,他的喉咙不知怎的突然就有些干痒了,就压着嗓子小声咳了两下。
黑暗里他觉出谁在靠近,而后一张毯子搭在他身上,朱正廷把眼罩扯开,看见毕雯珺身上原本搭着的那条不见了。
看见朱正廷醒了,毕雯珺说:“你咳嗽了。这么睡着容易着凉。”
朱正廷说“我不冷”,说着把毕雯珺盖在他身上的毯子扯下来往他怀里按,他本来想说“你就不冷了吗?”一抬头看见正瞧着他们俩的李希侃,终于什么也没说。
只是这次没把眼罩再戴上,向空乘要了一杯红酒,毕雯珺说“你要醉的”,朱正廷不以为意,说:“醉了就醉了,要那么清醒干嘛呢?”毕雯珺就接不上话了。
百无聊赖,朱正廷在小电视上一通乱点,调出一个当季的院线新片,毕雯珺凑上来看看,也点出个一样的。
朱正廷斜眼看他:“干嘛学我啊?”
像是有些着凉,他声音里的鼻音比往日要重。毕雯珺笑了一下,说,“和你一起看。”朱正廷看过去,毕雯珺没有看他,只是盯着自己的屏幕,朱正廷却觉得心口重重跳了两下,又一个劲地下沉。
一个走道之外的李希侃披着两条毯子睡着了,毕雯珺不时往那边看一眼,朱正廷猜他是怕那人毯子掉了再着了凉,鼻息间哼出一声笑来。
毕雯珺转过头,朱正廷还在笑,毕雯珺不明所以的样子让朱正廷心里那股无名的火气烧得更盛,一句话走离意识脱口而出:“可够无微不至的。这么魂不守舍,我干脆和他换下位置得了。”说着倏然起身,忘了安全带还绑在腰上,起了一半又被安全带扯了回去,脸一红一白时才发现毕雯珺一手正拉着他的胳膊。
那双手从衣袖慢慢向下滑,最终滑至了朱正廷洁白纤细的手腕,方触着皮肤的时候,朱正廷浑身一个激灵,迅速地抽回了手。
“正廷哥。”
朱正廷不出声,他只是觉得委屈,且这委屈在他坐起又被安全带拉回来的尴尬里到了极致,他能感到自己的眼眶红了,他不敢出声是怕自己声音在颤,让他在最不想示弱的人面前丢了面子。
“正廷。”
朱正廷不说话,毕雯珺便又叫了一声,这次把词尾带着些微妙的疏离的“哥”去掉了,可他还是不说话,整张脸都委屈极了,让毕雯珺不知所措,就只得再叫他一声,这次他叫,“廷廷。”
“廷廷,你不能总这么任性。”
在听到那声“廷廷”时朱正廷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可接下来那句话又让他将要飘起来的心重重沉了下去,他感到自己的眼眶快要兜不住了,果然在落下眼帘的一刻豆大的眼泪滚了出来,他手忙脚乱地抽纸巾时,毕雯珺的手先擦了上去。
毕雯珺漂亮的长指抚过朱正廷沾湿了的眉眼,朱正廷双手抓住他的胳臂想要把他拉远些,可毕雯珺一动不动地捧着他的脸颊,指腹在他柔弱的眼侧轻轻地蹭着,温柔得让朱正廷产生了他还被他珍重地爱着的错觉。这样亲密的触碰,距离上一次已过去太久太久了。
久到令朱正廷感到不习惯,明明该是他无比熟悉的属于毕雯珺的指尖的温度,明明这指尖曾经畅通无阻地滑入他某个不可言说的部位,也曾握着他最脆弱的地方不轻不重地揉,可已经太久没有过了,他只觉得陌生。
朱正廷感受着那个温度,胸口却只在闷闷地疼。他想起他们分手那天是个很好的天气,毕雯珺的手也这样托着他的脸颊,问他为什么,他只觉得讽刺,明明他和别人在一起时才最快乐,被朱正廷撞见了,却来问朱正廷为什么。
那一天是白色情人节,他早早地去毕雯珺家门口等他,寒风里吹得他单薄的身骨一阵阵的瑟缩,而后他姗姗地来,与他见了一面又匆匆地走了。
朱正廷知道毕雯珺对此类节日缺乏敏感,能记得个二月十四日已经很了不得,就更不指望能在White Day这天得到什么礼物,于是他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为消磨时光与Justin约了下午茶,却意外在商业街的车水马龙里看见了熟悉的影子。
一个人,还有另一个人,就像今天一样。毕雯珺穿着早上与他见面时的那件墨绿色棉衣,提了满手的购物袋子,朱正廷知道,那不是他的。而后那股子藏在心口一整天的委屈终于混着愤怒爆发了出来,朱正廷在Justin惊异的目光里突然闯入了人群,而后越过如山的浪潮,站在那个人眼前。事后Justin回忆那天的情景时对朱正廷说:“你那天好像摩西渡红海啊。”朱正廷扯出一抹难看的笑:“你瞎比喻什么啊。”
之后朱正廷搬了次家,在Justin家的客卧里蹭住,毕雯珺找上门时朱正廷的笑容完美,说:“我和Justin在一起了,你回去吧。”没人知道他暗地里排练了多久,才把谎话说得这样恰到好处的坦然。

回忆至此朱正廷忽然地清醒过来,他加大了力气把毕雯珺抚在他脸上的手拉下来,“你坐好。”
毕雯珺整个身子陷入座椅里,也不经意似的问他:“你和Justin,怎么样了?”
朱正廷越过他的身子看见熟睡着的李希侃,道:“挺好的。”
“哦。”
他只是说“哦”,倒让朱正廷不知该接什么话。礼尚往来一样,朱正廷说:“你和希侃呢?”
“我和希侃?”
毕雯珺这副惊异的样子又惹得朱正廷生气,这样子是惊讶给谁看呢?朱正廷气得别过脸去,哼哼地道:“你该不会以为我不见你,就一点都不知道你的事儿吧?”
“我的事儿?”
这么反问完,毕雯珺却突然不说话了。朱正廷别着脸不看他,被毕雯珺硬生生掰了过来。
“干嘛?”
毕雯珺看着他,不说话。朱正廷被他盯得不自在,正要再把脸扭过去,毕雯珺却突然笑了。
“廷廷,你不会是在嫉妒吧?”

tbc.





评论(22)
热度(553)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