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怨无大小,生于所爱;物无美恶,过则为灾。

【毛利兰X灰原哀】东走西顾 · 26

帮工藤新一恢复记忆的人是津田莎朗,却也不是津田莎朗。

初听工藤新一说有人给了他一颗胶囊时灰原哀就有了很强烈的预感,那药物的主要成分一定是她不久前从某种植物中提取的元素,她把分子式写在电脑的加密簿里,却被别人看去了。

那个“别人”无疑是津田莎朗,一个突然出现在她生活中又突然消失的令她觉出了黑衣组织特质的人,她一直在猜测她的目的,或是要杀她,或是要从她这里探出什么讯息,而“工藤新一”这个目标却远在她的设想之外。

“那种胶囊她一共给我五颗,要我一天吃一次。吃第一颗后,昏睡了几个小时,梦里开始有了模糊的片段。第二天记起的更多了些,是一些熟悉的面孔和过去发生过的事,到第三天记起了这些人的名字。第四天的时候,我记起来所有的事。第五天她又来了,问我Vermouth在哪里。”

“Vermouth?”灰原哀记得工藤新一消失那天Vermouth连同黑衣组织的余党都在那座大楼里,爆炸案过后除了消失的工藤新一,剩下的尸骨数与大楼内余党和被波及者人数相符,那么Vermouth应也葬身在那场爆炸里才对。

“她觉得Vermouth没有死?等等……她是什么人?”

工藤新一摇头道:“这我还不知道,她在拿到Vermouth的消息后就消失了。我只见过她两次,一次是她突然到大学找我,给我五颗胶囊,第二次就是五天后问我Vermouth在哪里。”

灰原哀瞪大了眼睛:“你的意思是Vermouth真的还活着?”

看到工藤新一点头,灰原哀使劲倒吸了口气,又听工藤新一继续说:“她应该是那个组织唯一还活着的人。我那天之所以能逃脱,是她把我易容成Martini的样子,送到那幢楼建楼始初为防恐特设的安全通道,后来到和平时期,大楼翻修几次,开设了新通道,那通道被废置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发现的。但后来炸弹引爆,我还是受了重伤,她也伤得不轻,再醒来我就已经在医院里了,而她不知所踪。但我猜应该是她想了什么法子把我送到医院的。”

“她为什么……”

灰原哀话未问完就被工藤新一打断了,“我不知道。”他说,“其实我后来还见过她一次,只是已经不记得她是谁了。是我上中学的时候,她到我学校做一日声乐老师,在圣诞节假日之前教我们唱了首圣歌。之后就没再见过了,我也是直到想起了所有后,才突然明白那个让我觉得熟悉的老师是谁。”

他这么说,灰原哀立时觉得奇怪,便问:“既然你之后没再见过她,那么又怎么会知道她的行踪呢?”

工藤新一笑了:“当然是骗人的。我还不知那人的身份,如果她也是黑衣组织的人或是哪个国际特警,我岂不是害了我的救命恩人?她既然一口咬定Vermouth没死,想是有了什么确凿的证据,既然如此,我如果一口咬定她死了,倒显得是在处心积虑。于是我告诉她Vermouth善于易容,至少以十重身份过着不同的日子,我也不知她现在想过哪种日子。如果她真想找到她,是得费点心思。”

灰原哀看着他狡黠的笑,心中忽然得到了份酸涩的慰藉。进门看到他的时候,也不知是否因太过惊讶而愣怔,这个工藤新一带给她的陌生感远大于原本应有的默契与熟悉。这种陌生令她生出些难以言明的难过,她想,终究是回不去了,即便他再度回到这个家里,坐在他常坐的位置上,以一副老友的姿态叫她“灰原”,一切也都回不去了。可现在那种由过往的默契带来的熟稔仿佛突然回来了三分,原来他还是习惯露出这样的笑的,还是一样的神情和语态,那个平成的福尔摩斯和属于少年侦探团的江户川柯南真的从来没有死去过。

“江户川。”她于是说。

像打开了哪个经年尘封的箱子,箱面上满覆的尘土在荡下时呛得开箱人红了眼睛,灰原哀看得出工藤新一的不知所措,他甚至没有答应一声。

灰原哀笑了,与他道:“江户川,既然回来了,就彻底地回来吧。”

 

毛利兰在挂掉电话一个小时后来到这里,给她开门的人是工藤新一。

透过工藤新一的肩头,毛利兰看向坐在一侧沙发上的灰原哀,她也在一瞬不瞬地看着自己,于是毛利兰短促地笑了一声,抬起胳膊,拿手心轻轻碰了下工藤新一的脸颊。

“这次还觉得我眼熟吗?新一。”她是如此轻松的样子,工藤新一站在她身前,她想上去抱他一下,却终于停下了,换以一个温柔的轻触。她想,她与他之间早已不适合一个拥抱了。

毛利兰在一小时前听完了这整个故事,在她与妃英理的约会上,待她到约定地点的时候,那里已有另一个人在了。她看着意料之外的客人顿了几秒,拉开椅子坐下,说:“好久不见了,有希子阿姨。”

工藤有希子金黄的长发被她松松挽在脑后,毛利兰发自内心地赞叹,她的美丽真的像艾琳艾德勒一样,是足够烫印在福尔摩斯心上、成为不可说的神祗的。工藤有希子用她柔婉而轻描淡写的语调告诉她,他的儿子想起了一切,现在回到日本来了。毛利兰想,哦,这样啊,真不错。

她在过去的十数年里幻想过千万次与工藤新一重逢的场面——带着记忆回来的重逢,他们先是长久地沉默,再用力拥抱彼此,附在他耳侧对他说一句:“我还在等你。”

可惜这长镜头般刻意煽情的幻想在一年之前见到工藤新一迷惘的面孔时宣告了不可能,她的确见到他了,可于毛利兰而言那只是长着工藤新一样貌的另一个人。那时她想,幸亏他改了名字,不记得毛利兰的工藤新一又凭什么叫工藤新一呢?

当然那只是一时意气的想法,不久就烟消云散了。因为她是毛利兰,她是决然不能这样想的。她该做的事是潇洒地转头回到自己的生活里面,而后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活着。她是一个警察、一个女儿,是灰原哀的依靠。她从来不是一个人在活着,所以并没有颓唐的资格。

 

她碰到工藤新一的脸颊时,手心感到一阵不易察觉的颤栗。于是她收回了手,从工藤新一肩头蹭过去,坐在灰原哀一侧的沙发上。

好久以后被落在身后的工藤新一迟缓地转过身来,灰原哀注视着他的面孔,一眼便明了他应是在背身时费了好大力气,才把快要漫溢而出的泪水困在了眼里。灰原哀以为自己会有一种颇复杂的难过,但她并没有。她只是极其出离地坐在那里,安安稳稳地,像感知不到周遭空气里香烟一样苦涩的悲切。

工藤新一说:“或许是我让你等得太长了。你不用觉得难过,你知道的,我哪有资格怪你。”

灰原哀一时没能明白这句话里的意思,阿笠博士忽然起身离开了,他们三人看着自始至终未发一言的博士的背影,刹那之间都陷入沉默。下一刻灰原哀才惊觉是不是自己也应该跟着阿笠博士走开,这么想着时她迅速地起身,坐了太久她的双腿有些虚软麻木,在站起的瞬间被身边坐着的人重重拉了一下,她于是又跌回了沙发里。

“我总是在等你。”毛利兰说。

灰原哀看见工藤新一线条流畅的脖颈上好看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年轻的时候,早晨在你家门前等你上学,放学后在球场等你。我其实不喜欢看球,想必你也知道,我只是想等你回家。

“稍大些了,我也是在等你的。等你说喜欢我,过了好些年终于等到了,我以为你很快就会回来我身边,而后生活就会回到从前的样子。我以为。

“但这次你走得太远了些,我等得有些难过了。”

灰原哀的手还握在毛利兰的手心里,她才这样清晰地感到了毛利兰的战栗。毛利兰的力气令灰原哀的十指被攥得有些疼,无措间灰原哀只是想着,她的手太凉了。

“十二年,新一,十二年了。第八年的时候我还在等你,第九年就只是想找到你。第十一年我找到了,你不认得我了。第十二年,你回来了,我还在等,但等的人已经不是你了。”

毛利兰在这时突然看向了灰原哀,灰原哀侧过她的目光,她知道工藤新一也在看着她,她不确定他看出了多少。

毛利兰继续道:“直到今年我才开始想一件事,我等你了二十年,你不要诧异,从我喜欢你开始到我不再爱你,整整二十年。二十年,我从来没有觉得累,因为我爱你。我才渐有些明白,重要的从来不是我等不等你,是我爱不爱你。

“新一,爱你的二十年我每天都很快乐,不知道我的爱有没有给你一样的快乐。现在的我三十岁了,你也是,我们分开的时间已与我们在一起的时间相当。我在渐渐变老,而你没有。你还是我们合照里的模样,那么漂亮的青春,在这些年里一天一天从我身上流走,我二十岁的样子,二十三岁的样子,二十五岁的样子,二十八岁的样子,你都不知道,就这样直接地看到了我三十岁的样子。若在过去,我恐怕会想,我老了的样子会让你失望吗?但现在不了,因为我这些年的样子是被另一个人看在眼里的。我自信她会记得我每个年纪的样貌,因为她是那个等着我的人,在我有力气爱你的时候在等我,现在我没了爱你的力气,她还在等我。”

 

毛利兰颤抖的手渐渐安定了下来,可灰原哀分明觉得还有什么在颤动,须臾后她才觉出是自己的手在抖个不停,毛利兰显然察觉了,她用十指探过灰原哀的指缝,而后向她极其温存地笑了一下。

灰原哀不知道这时的自己是快乐多些还是惶恐多些,她太怕看见那个侦探难过的脸了。

她在侧过身后就没有再看往他的方向,她不知道这时的他是怎样的神情,怅惘了吗,痛苦了吗,还是奋力困住的眼泪终于没忍住跌出了眼眶。她简直想请求毛利兰别再说了,至少别在这时,可她又太清楚这是份太虚伪的善意,因为无论她对工藤新一有多少愧疚和悯然,她都绝不可能再放开毛利兰的手了。

毛利兰又看她一眼,犹自继续道:“我起先试着把爱你的力气分一部分给她,后来全部给了她。去大阪工作以前,若我下班早了,就坐在家里等她回家。在大阪工作的时候,我在等每个公休,这样就可以回到东京看她一眼。现在我在等一个时候,对她说我爱她,不是朋友的爱,而是爱情,不可分享的、只能给一个人的爱情。

“我爱她,才愿意等她,就像从前我爱你一样。”

 

毛利兰终于停了下来。她放开灰原哀的手站起身来,灰原哀这才看向了工藤新一的方向,毛利兰一步一步地走向他,而后在他身前停下来,向他伸出手。可工藤新一却俯下身抱住了她,以一个无比虔诚而郑重的姿势。他说:“别动,至少也给我一个向过去告别的机会吧。”

而后他很快地放开了胳臂,转身向楼上走去,灰原哀脱口一句“工藤!”,他便停下了。

再转过身时他惯常的笑又回到了脸上,是温存而狡黠的样子,他的笑总是令人安心的。

“别拿这种表情看我啊,灰原。”

他又说:“要过得幸福。”


评论(31)
热度(285)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