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旧

平生怕道萧萧句

【袁哲】鸡毛蒜皮


休息日,大清早就有人哐哐砸门。
吴哲在上铺腾腾腾敲腿,翻个身又睡了,门还在响,两分钟后下铺的徐睿眯缝着眼开开门,是成才和齐桓叫他们打球。
徐睿说等等我啊我刷牙,要不你们先去吧。成才说吴哲呢?还没起呢?
吴哲把被子蒙头上,不去不去,你们都什么人啊?刚演习完累都累死还打球。
齐桓撇了撇嘴拉成才走了,对洗手间喊徐睿我们去球场等你!走到门口又朝吴哲床嘟囔了句娘娘腔腔,没等吴哲坐起来拖着成才光速跑路了。
两秒钟后听见袁朗的声音,是问齐桓和成才的,跑什么啊?有人要杀你们啊。成才说锄头。
吴哲闭上眼数一,二,三,袁朗就站在门口了。
袁朗说你要杀齐桓跟成才啊?为什么。吴哲说请您反省一下自己,您当初的口不择言现在还在带给我后续伤害。袁朗哈哈哈哈,又有人说你娘娘腔腔了?担着点吧,你确实是。吴哲一枕头呼过去,袁朗正好接着。
吴哲气不打一处来,往身上套衣服,说您打哪儿来还回哪儿去吧,别在我这儿赖着气我。
袁朗说这你可就不讲道理了啊,你手里现在还拿着我屋里的钥匙,哪次进去经过我同意了?
吴哲说我那是例行检查。袁朗说好你检查。又说,休息日也别忘了,要不算你渎职。
这时候徐睿洗完脸出来了,正看见俩人大眼瞪小眼,问刚才你们不是说得热火朝天吗,现在怎么不说了?袁朗说汇报工作呢,刚汇报完了。徐睿说我信了你的邪。
等徐睿出门,吴哲也下来了,袁朗说今天休息日没安排啊?吴哲说没,打算吃点东西垫巴肚子回来继续睡。
袁朗说没事和我进趟城吧,买点东西。快过年了,今年我得回家,连件能看的衣服都没有。
吴哲上下瞅了袁朗一眼,笑里带点揶揄,哟,找我帮忙参谋呢?
袁朗说这不他们都打球了吗。吴哲说合着是退而求其次啊。三儿可没去。
袁朗又日常假笑。看吴哲直盯着他,就说,你队长相信你的眼光,当部下的没有说不的份儿,这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
吴哲翻个白眼说烂人。但又没有拒绝的意思。
袁朗坐凳子上等他洗洗刷刷快二十分钟,好不容易等出来了,边擦脸边说,我牺牲睡觉时间陪你逛街去,盼您记得点我的好,莫让您当初对我的诽谤继续扩大影响。
袁朗才知道原来这人还惦记着刚才的事儿呢,真是小肚鸡肠,娘娘腔腔。
不过他只是笑着拽上吴哲的毛巾,捧住双颊使劲搓了两下,什么也没说。


End.

评论(10)
热度(39)

© 逢旧 | Powered by LOFTER